推荐资讯

是战船最顶峰升着的一面黑色旗帜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50 浏览:
 少女搂着陈凡的臂膀,可怜兮兮的低着头。
 
    “你哥哥早就神功大成,只是为了怕吓倒天下高手,所以才强行自封压抑着。若哪天不想封了,挣脱神链,这整个天荒,都要在你哥哥脚下颤抖。”
 
    陈凡屈指,一弹少女额头,笑着道。
 
    “哼。”
 
    神曦在旁边,闻言不由哼了一声。
 
    她承认陈凡实力爆发时,确实惊天动地,甚至足以媲美长生榜巅峰天骄。但天荒星域何等广大?数百荒域、十大天域、不朽神域。不知道有多少惊才绝艳之辈,便是长生榜也无法收集全了。陈凡如此狂妄,实在有妄自尊大的嫌疑。
 
    陈凡懒得和这傲娇娘们计较,一手拖过来北寒王。
 
    赵绝仙早就被打的,连法相都维持不住,化作人形,被陈凡如死狗般拖着,浑身筋骨尽碎,连脊椎都打断了。
 
    “我说老赵啊,有些事情,我们该谈一谈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笑容温和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,可惜你永远没法得到答案的。哪怕知道了,只会让你更加绝望。”赵绝仙惨笑一声:“当年给华族设下血咒的人,是你永远也无法招惹的。区区华族,乃至北寒域,在那等存在眼中,也是蚂蚁一般,轻易可碾碎,我北寒赵家,只是‘它们’的奴仆罢了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陈凡依旧微笑。
 
    “华族小子,别以为你能击败踏空老祖、牧灵王等人,就可以无视天下英雄。与‘它们’相比,踏空老祖只是小卒子,随便一个手下,就足以扫平五域。甚至连天宗与长生真君,都未必放在‘它们’眼中。”赵绝仙说着,眼中露出震撼、仰望、卑微的神情:
 
    “那是何等古老、何等强大、何等浩瀚的道统啊,绵延千万载,与日月不朽,与虚空不老,与天荒同寿,在‘它们’脚下,我们都是仆人...”
 
    “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陈凡毫不客气打断。
 
    听到赵绝仙所言,倒是神曦神情微变,秀眉轻蹙,似想到了什么。
 
    赵绝仙刚想回答时。
 
    虚空中。忽的传来一声凄凉苍老的号角声。
 
    “呜呜!”
 
    号角连绵,从四面八方升起,由远及近,快速向这里到来。这号角,穿透空间,不知道在几百上千公里外,却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的耳边,众人隐隐,还赶到一丝邪恶的气息。
 
    “不好,是那群家伙,他们怎么会出现?明明已经数千年没来两界峰了。”
 
    一听到号角声,赵绝仙就脸色一变。
 
    神曦也郑重抬头,俏脸凝重到了极点:
 
    “是另一世界的古魔族!”
 
    陈凡比他们,更早的警觉,站在众人面前,脊背挺直,死死的望着虚空。就见到,空间忽的破碎,一艘古老的黑铁战船,猛地击破虚空,冲入到众人面前。
 
    那战船足有上千丈长,宛如一艘太古战舰。
 
    年代无比久远,通体黑铁铸成,上面无数血迹斑驳,许多处都留下刀伤剑痕,似百战余生。战船两边,密密麻麻,挤满了无数身着黑甲的异族。这些异族强者,无不身披黑鳞,头生双角,容貌狰狞,双瞳猩红如血,充塞着邪恶疯狂的气息。
 
    见到只有一艘,无论赵绝仙还是神曦,都微微松了口气:
 
    “还好,只是一艘古魔族的战舰,估计是在虚空狩猎,无意中闯入两界峰的。那些古魔族,撑死了先天修为,最强也就金丹。凭我们的实力,完全可以击溃它。”
 
    神曦起身。
 
    她经过一段时间休息,已经压下伤势,体内凝聚一丝法力,勉强有可战之力。
 
    但陈凡依旧目光凝重,直直望着虚空。就看到,虚空中,第二艘、第三艘、第四艘黑铁战船,鱼贯而出,到最后,密密麻麻,无边无际,充塞众人的眼界。
 
    “这?”
 
    此时,神曦和赵绝仙都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但这并不是结束,最后,一艘万丈巨船从虚空中驶出。
 
    那巨船通体用青铜汁浇灌而成,龙首还塑着一个巨大的魔龙头,无比狰狞邪恶。最引人注目的,是战船最顶峰,升着的一面黑色旗帜。
 
    黑色旗帜随风猎猎飘扬,上面画着一个狰狞的双翅魔族形象。
 
    见到那面旗帜的一刹那,两人彻底失色,几乎化作雕塑。
 
    “是...是古魔族王族的标志。这...这怎么可能?古魔族的王族,怎么会出现在两界峰?数万年以来,从来没人在两界峰中,遇见过古魔王族啊。我们完蛋了,我们完蛋了...”
 
    赵绝仙浑身颤栗,牙齿都在打颤。
 
    神曦也脸色苍白,眼中闪过一丝绝望,咬牙道:“小蛮,你立刻带着你哥哥离开。我会全力掩护你们。凭你哥哥的实力,应该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闯出两界峰。到时候,忘了我,别想给我报仇...”
 
    “神曦姐姐?”
 
    小蛮听出不对,顿时无比焦急。“哥哥很厉害的,不用怕,我们一定可以平安出去的。”
 
    “没用了。”
 
    神曦苦笑一声。“古魔族的王族已至,除了天宗神教最顶级的神子,或长生天君外,谁人是它的对手?更不用说,还有那么多古魔族狩猎战舰呢,还在两界峰这特殊的情况下。你哥哥便是再强十倍,也没用...”
 
    北寒王在旁边,脸色灰白,一屁股坐在地上,放弃逃跑。
相关阅读